首页 »

6天打4虎,中央重新定义“能吏”

2019/8/14 4:16:18

6天打4虎,中央重新定义“能吏”

 

两会结束已近一个礼拜,时间说长不长,打虎的数量,却多得惊人。

 

3月15日中午,总理记者招待会结束不到一个小时,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在驻地被带走调查;没过几个小时,一汽董事长徐建一同样在两会驻地,被带走调查。仅过一日,中石油总经理廖永远被宣布落马。20日,福建省副省长徐钢的名字,出现在中纪委网站的头条,时间定格在9点55分。6天,4虎伏于景阳冈。

 

这还不算完,期间,3月17日,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也应声落马。

 

事情还是得合起来看,才会变得更加明晰。

 

能吏贪腐,使反腐形势更加复杂

 

6天打4虎,力度之大,已经非比寻常,其透露出的信号,正是中央反复强调的,反腐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省部级领导干部身居高位,甚至是“封疆大吏”、主政一方,依然逃脱不了腐败落马的命运,而且数量如此之多,已近百人,这两个现象,本身就说明了“严峻”的形势。

 

为何在“严峻”之外,再加一个“复杂”?理解起来也不难。其针对的,正是腐败与权力的共生共荣现象。比如最近披露的,薄熙来和周永康搞“非组织政治活动”,其本质就是在党内搞派系,甚至可以说是分裂党的行为。再纵观已经落马的99只大老虎,山西式的塌方式腐败,“权钱交易所所长”苏荣的家族式腐败,徐才厚式的军队腐败,更别说权钱交易、权权交易这些自古就有的腐败方式。腐败覆盖范围之广,腐败分子手段之多样,令人叹为观止。

 

更为关键的是,这些落马的老虎,很多都被坊间认为是“能吏”。比如刘铁男、刘志军。而这6天打的4只老虎,更是“能吏”中的代表人物。“复杂”也在于此。王岐山在参加两会山西代表团审议时说过,“看待腐败要有历史哲学和文化的思考”。实际上,能吏贪腐,本身就是一个历史性难题。熟悉历史的人,会知道明朝的张居正,万历年间是内阁首辅,相当于宰相一职,不仅提出了“考成法”,考核官员、整顿吏治,还推行了“一条鞭法”,就是如此之能吏,最后依然在贪腐问题上栽了跟头。从收受湖广巡抚的贿赂,到强占被废的辽王王府,再到神宗下令抄家,抄得黄金万余两,白银十万余两,贪腐之巨,也是令人惊愕。历史上的能吏腐败,不胜枚举。

 

“能吏”若不“以德为先”,同样会栽跟头

 

再回过头来看这4只老虎。

 

仇和就不用说了,从宿迁到昆明,一路的大拆大建,却造就了多地的“经济奇观”,地方吏治也在他的铁腕下,以人治的高压方式,得到整肃。干事的能力,不用怀疑。

 

一汽董事长徐建一和中石油总经理廖永远,两人都属于国有企业的大领导。只要翻阅他们的简历,就可以知道,他们非常符合中央现在的用人思路。首先,逐级晋升。符合“阶梯论”,简历几乎没有跳跃,没有出现突击提拔的现象,晋升相对而言,都很正常;其次,基层工作经历丰富。两人都是从基层开始干起的,而且都是在各自领域——徐建一长期在一汽,廖永远长期在中石油——属于“专家型”国有企业领导人;还有,业务能力很突出。组织部门选人,要求“德才兼备”,有能力,毫无疑问,是作为一个后备干部必须拥有的素质,徐建一和廖永远能晋升到这个位置,靠的也是自己一步一步打下的业绩。这三个标准,几乎都符合,但,唯独一点不符合——“以德为先”。换言之,就是不能“清清白白为官”,两人栽在了这一点。

 

而徐钢,与戴海波合观,更有意思。两人都是本土官员,仕途从起步到终结,都在一个省份之内,完全的“闽派”和“海派”官员。作为两个重要的干部培养省份,一步一步的提拔,都是基于其重要的政绩。一般来说,副省长基本上都来源于重要地市的一把手,而且晋升的一个基本前提,便是在当地主政一方有一定的政绩。徐钢晋升副省长,正是基于他在泉州的政绩,也是“能吏”一个。

 

中央要破解能吏贪腐的历史性难题

 

当然,徐钢被查,也是对习近平在中央巡视组所说的“反腐巡视不能看人看地方下‘菜碟’,对领导同志工作过的地方,不能投鼠忌器,要全部扫描”的一个证明。实际上,浙江省政协前副主席斯鑫良和戴海波的被查,也都说明这个问题。

 

中央的打虎计划、重塑政治生态计划,破立结合,正是要破解能吏贪腐的历史性难题。而其最直接的抓手,便是整肃吏治。从6天打4虎这个节奏来看,中央正在重新定义干部标准。那么,谁是“好同志”?能吏。“能吏”的标准又是什么?习近平在同中央党校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进行座谈的讲话中已经指明了,“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坦坦荡荡为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