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部级"老虎"参加党的重要会议 还溜出去烧香拜佛

2019/9/23 12:03:27

有部级"老虎"参加党的重要会议 还溜出去烧香拜佛

有的事,说一次,是个例,说两次,或有共性,可短时间里反复提,就不由得发人深省了。

去年12月底,中纪委对宁夏自治区原副主席白雪山的“双开”通报中,首现“长期搞迷信活动”的提法。在短短4个月里,搞迷信的老虎冒出来一批,光这一周就出现了两位:国台办原副主任龚清概和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

事实上,搞迷信的官员远不止这些。长安街知事此前也介绍过,新版党纪处分条例今年1月1日开始实行,对各项违纪行为的认定更加清晰,因此“双开”通报出现了很多新提法,其实是对标两项法规的从严执纪之举,意在起到警示作用。

那么,问题来了。正所谓“不报不知道,一报吓一跳”。在21世纪,为什么有如此之多受党教育多年、出身名校、见多识广的高级干部醉心于迷信活动呢?这其中有什么讲究?

要回答这一问题,就必须从他们迷信什么开始说起。

白雪山主政吴忠市时曾力推市区北扩,使市区与黄河连为一体,当地官员接受采访时称,其力推市区北扩的目的多半是认为黄河是“龙贯宁夏”的主脉,搭上母亲河,能飞黄腾达。

刘志庚被举报搞迷信。举报信中说,渴望不断高升的刘志庚,拜假和尚为师,以求通过调整风水改变命运。刚获减刑的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以求地位永固。长安街知事获悉,一位部级老虎参加党的重要会议期间,还溜出去烧香拜佛,会上讲马列,会下信鬼神。

不难发现,这些搞迷信的官员大多求的是一个“官运”。按说,官员追求上进、渴望进步,无可厚非,可是为什么不相信组织,而要迷信于某些大师呢?

知事曾请教过一些宗教学者对迷信的看法,事实上,从迷到信,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些官员之所以相信官运,是因为他们从现实案例中找到了映射和对照,认为晋升事在人为,并不完全依靠个人努力。

迷信“官运”,归根到底是迷信于干部选拔过程中存在“暗箱”,同时又期待自己能成为“暗箱”中一员。中纪委撰文曾说:有的省过半贪官带病提拔;郭正钢曾口出狂言:军队过半干部我家提拔;潘逸阳40岁就当副部了,还继续送钱谋求升官。这些人一旦成功上位,且稳坐不倒,迷信“官运”的人自然就越来越多,因为现实中有无数“榜样的力量”在神一般地召唤。

事实证明,官员“迷信”,并不是大师真的能未卜先知,而是求个心里安慰罢了。辽宁贪官栾庆伟接受组织调查前几天还在求教大师“会不会出事”,得到的回答是:“有惊无险,不会有问题!”后来栾在忏悔录中写道:“难道这真叫没有任何问题么,现在看来,相信所谓大师是何等愚蠢!”

上述是极端的例子,还有一些晋升也不完全跟能力挂钩。从古到今,上到大机关,下到小单位,多多少少都存在一些平衡术。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有的官员并不是因为工作做得有多好,而是因为各个山头都要有代表,而得以上位。此外,有一些特殊岗位,由于工作特点,容易获得领导赏识,得以快速进步,以至于有一些“精明人”投机钻营于此,希望通过走捷径而出人头地。

人一多,就形成了场。官场也是一个场,大大小小的人物每天上演着不同的剧情,每人走的道路可以不同,可是如果规则不同,那就麻烦了。在现实中,一些才能平庸的人占据了重要岗位,却天天喊着“待遇下降了、工作不好干了”,以此为由激情减退。而有一些踏实工作的老实人,却因不会来事,长期得不到任用,最后劣币驱除良币。这也就难怪,有人迷信“官运”了。所谓“运气”代替了规则,有“运气”的人升得快,没“运气”的人,只能原地苦熬年头了。

中央显然已经看到了问题所在,习总多次强调要把“能干事、想干事、干成事”的干部选拔上来;中组部近期更是紧盯换届纪律,严防带病提拔;各地纷纷出台干部“能上能下”新规,为“能者上、庸者下”提供制度保障。说到底,就是要在整顿吏治上下功夫,还原一个风清气正的用人环境。

 

(本文来源:长安街知事微信公众号;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