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愚园路100岁了,这条有故事的上海马路藏了太多传奇

2019/10/9 22:57:54

愚园路100岁了,这条有故事的上海马路藏了太多传奇

从1918年拓路完成,愚园路距今已经有100年历史。现在的愚园路东起铜仁路,平行于南京西路向西延伸,经过了静安寺、百乐门等历史建筑,向西越过乌鲁木齐北路、镇宁路、江苏路、安西路,最后到达中山公园,横跨了上海西部版图。

 

100年来,英雄志士和豪杰文人来到上海,把故事留在了这里。而愚园路,因为它重要的地理位置,就好像是漩涡之中的洄流,激荡着许多传奇故事:它既有着红色革命的足迹,也有民主运动的足迹;既有着谍战的往事,也走过许多文人墨客的身影。许多大的历史事件,都能在愚园路上找到注脚。当人们阅读这些建筑时,不仅会听到大历史的声音,也能听到无数个体的诉说。

 

百年愚园路的丰富历史,被生于兹长于兹的解放日报社副总编徐锦江写进了《愚园路》一书中,继而触发了纪录片《愚园路》的拍摄。经过一年的调研和拍摄,由东方卫视中心纪录片团队摄制的三集纪录片《愚园路》将在3月21日、22日、23日晚20:30于SMG艺术人文频道播出。

 

 

纪录片《愚园路》分上中下三集,每集40分钟。片中大多数史料采用自《愚园路》一书。摄制组采访了上百位愚园路居民和历史文化学者,最终采用“岩层分布法”,即力图用简单、通晓的结构,鲜为人知的故事,呈现出一个多层文化交叠、海纳百川的上海文化纪录片。

 

《愚园路》不是一部娓娓道来的纪录片,相反,它通过探索影像和声音的艺术可能性,穿插各种形式的视听文本,复活愚园路上时间和空间的记忆,寻找在上海乃至中国近代发展过程中,那些错综复杂的历史在愚园路上所留下的刻痕,让当下和历史彼此凝视,让观众获得一种更新鲜的观看经验。

 

上集《洄流》从长宁区少年宫和百乐门两个美丽的历史建筑出发,以建筑和空间串联起这条马路承载的诸多历史传奇。中集《时刻》从人出发,愚园路上的居民任永俭和愚园路一样,今年也是100岁,她的相册保存了她童年以来所有的记忆。而这条路上的其他普通居民如林青,还有侯文斌、席素平等,他们生活中的快乐和悲哀,那些看似寻常却意义非凡的时刻,都和愚园路纠缠在一起。下集《呼吸》,在城市发展越来越快速的年代,人们似乎越来越难以把握它。四位不同身份的愚园路文化爱好者,围炉在书店一角,闲聊着他们和愚园路的故事。简单和质朴的情感交流,似乎更容易令人感受到城市的脉搏。先锋艺术家、美国普利策音乐奖获得者杜韵,以及沪语词人郑耀华专门为该片创作和演唱了主题曲。

 

有故事的马路、建筑和人,构成了有历史温度的城市。作为上海永不拓宽的64条马路之一,今年恰好百岁的愚园路可以视为中国近现代史发展的一个缩影和舞台。这样的缩影和舞台对上海来说,不止愚园路。“纪录片《愚园路》是第一部,镌刻着丰富年轮和独特细节,颇有价值。上海有特色的马路还有不少,SMG东方卫视中心创作团队还将对包括陕西北路、武康路、甜爱路等在内的8条有故事的上海马路拍摄系列纪录片。”该纪录片总监制、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监事长、上海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滕俊杰表示:“将创作的视角投向上海的马路,是一种深思熟虑的、有价值的文化选择。这些马路和愚园路一样,融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于一身,风云际会、特色鲜明,勃动着这座城市的脉动和心跳,相关纪录片将在这样的历史回望,又关注当下及未来的前瞻中,打造有着浓浓人文气息和文化品牌的关于'城市之路'的纪录片系列。”

 

链接:愚园路上,这些被深藏的传奇

 

愚园路1376弄亨昌里:

 

位于愚园路西首,1925年建成,是先施、永安两大公司合建,供两公司高级职员居住的新式里弄。

 

建成两年后的一天,几个操着异乡口音的年轻人住进了亨昌里的48号。其中包括罗亦农。

 

1928年4月15日,临时中央政治常委、编委罗亦农被租界巡捕逮捕,他在狱中写下绝命诗:“残躯何足惜,大敌正当前。”4月21日,他于龙华就义。《布尔塞维克》杂志登载了罗亦农就义的消息。文中写到:“中国无产阶级牢记住他的领袖,将为它的领袖报仇。”

 

 

愚园路1293弄俭德坊:

 

俭德坊小弄深深,留下过许多中共地下党高层的身影。

 

1949年3月,解放军进军上海的前夕,一封绝密情报送到中共上海局情报工作负责人张执一手里,情报内容是国民党军队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上标明的兵力番号竟然细致到团。

 

这份绝密情报,是由愚园路1293弄俭德坊2号的一幢花园洋房里的地下党员何康送出的。

 

俭德坊2号,是同盟会元老、国民党立法委员何遂的居所,在这里,国民党将军吴石将江防图交给了何遂的儿子何康。这里,也是中共中央上海局高层秘密聚会的一个地点。这份情报对当时的渡江战役起了非常重要的关键的作用。

 

 

愚园路1136弄:

 

1931年,民国交通部长、大夏大学校长王伯群向保志宁求婚,此时王伯群45岁,而保志宁,21岁,还是大夏大学的学生。

 

1934年,王伯群以及他家族20多人和保志宁一起搬入了愚园路1136弄的洋房。1931年王伯群的住宅开始建造的时候,愚园路上已经出现了大批的花园别墅和居民里弄————1931年,如果你从静安寺段的愚园路向西,你会看到:柳林别业、中实新村、蝶村、严家花园、洛公馆、周作民故居、岐山村、卜内门——新华村、联安坊、亨昌里、西园公寓等等这些现在还存在的建筑。

 

其中洛公馆是1911年由美国石油大亨约翰·戴维斯·洛克菲勒委托美国著名建筑师路易.沙利文的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愚园路753号住宅。1913年,洛公馆竣工后,洛克菲勒家族成员并没有入住过,而是作为当时美国在上海的投资家们聚会的私人会所,一时间赫赫有名。 

 

愚园路81号:

 

中共中央上海局副书记刘长胜故居,中共中央上海局的秘密机关之一。现在,这里是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展示了地下党在隐蔽战线上发展、斗争的历程。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愚园路和上海这座城市一起,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

 

愚园路四明别墅:

 

是愚园路上一条弄堂的连片房子,1931年左右由四明银行总经理孙衡甫出资建造,一排总弄联通六排支弄。房屋40幢。这种新式里弄,是上世纪2、30年代在上海产生的由石库门向新式里弄过渡的阶段性里弄。

 

这条弄堂里住过西医诊所医师、洋行雇员;住过民国政府职员,也住过汉奸;住过留美回国的大学教授,也住过著名音乐家黎锦晖。在孤岛时期,丁字号10幢还被征用开设了慰安所……一条普通弄堂,折射出了时代的变迁。

 

 

愚园路749弄:

 

一条并不起眼的弄堂。 沿主弄走进深处,就会发现这里除了侧弄堂,还有众多小侧弄堂,交错蜿蜒,有如迷宫 。日伪时期,这里住过臭名昭著的汉奸头目李士群,周佛海和吴四宝。因为时刻担心被刺杀的危险,他们选择住在这个弄堂,确保随时可以抽身逃跑。

 

愚园路宏业花园和岐山弄:

 

这两个弄堂,出了许多名人。宏业花园里就有顾圣婴,岐山村里有杜重远、施蛰存、祝希娟、香港明星肥肥沈殿霞。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在弄内有旧居。

 

在张爱玲的小说《色戒》的结尾处,女主角王佳芝坐上了黄包车。她对车夫说:“愚园路。”这是张爱玲的小说中唯一的一次明确地写到愚园路。

 

张爱玲的生活印迹却一直围绕在愚园路附近。

 

愚园路1315弄:

 

1922年至1938年,新西兰友人路易.艾黎在这里居住。1934年,他加入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和共产党地下组织建立了联系,秘密为红军购买医疗器械。

 

1935年的4月,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家陈翰笙从这里被路易艾黎秘密转移,前往莫斯科。

 

1935年深秋,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后,宋庆龄深夜来到这里,和路易.艾黎、史沫特莱一起举杯庆祝。

 

在这里,路易·艾黎冒险安置了秘密电台,和长征途中的红军保持通讯联系。长征期间,上海提供了红色政权所必需的关键情报和特有战略资源。

 

一个星期日,路易艾黎和朋友正在走廊喝茶,突然看到进行电线排查的巡捕房人员走来,他们已经无暇拔掉发报机上的电线。此时路易艾黎的一个工程师朋友过来,将巡捕房的人指向了另一个方向。

 

路易·艾黎是百年来在中国时间最长、对中国贡献最大的国际友人。抗战中他发起并领导中国工合运动,组织几万名难民生产军需民用产品,扩大了中国在盟国的影响。

 

愚园路1088弄宏业花园:

始建于清光绪年间,因其部分为段祺瑞之子段宏业的房产,故称为宏业花园。

 

愚园路218号百乐门:

 

在离四明别墅不远的地方,愚园路218号,黎明晖的《毛毛雨》曾经在这里响起过。这里是百乐门,上海最传奇的舞厅。

 

1933年12月14日,百乐门开张,号称“远东第一乐府”。有报纸报道:“执宴舞之牛耳者,舍此而莫属,偏塞之沪西,一跃而车水马龙。”

 

1936年3月9日,来上海度蜜月的卓别林夫妇,在百乐门跳舞直到凌晨3点,成为第二天全国各大报纸的头条。

 

1936年,西安事变前夕,张学良曾在百乐门内包房,和一个神秘客人促膝长谈。

 

1945年前后,陈香梅女士和美国飞虎队将军陈纳德也常常来这里跳舞。

 

沦为孤岛的上海,百乐门成为战争期间各种政治势力出没的场所。1940年2月25日的凌晨,当红舞女陈曼丽正在“坐台”陪客,从乐台左侧跃出一位西装青年,抽出手枪对准陈曼丽连发三枪,陈曼丽当场倒地。

 

陈曼丽被害一事在上海流传,有人说她是被日本人迫害,有人说她遭汪伪特工总部的刺杀,有人说是情杀。陈曼丽被害案的谜底一直没有揭晓,她的故事成为百乐门舞池无数传说中的一个。

 

 

愚园路404号:

市西中学。 1943年到1945年,这里成为日本在上海设立的8个“敌国人集团生活所“之一,也就是集中营。

 

愚园路521号:

原东方经济图书馆,藏书内容为原属日本人所办上海满铁事务所、日本工商会议所收藏的经济类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