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扬州人的高铁梦:从大码头到高铁时代

2019/10/9 22:57:55

扬州人的高铁梦:从大码头到高铁时代

【编者按】常有人问记者,从上海到扬州怎么去?答案是坐高铁到镇江,再坐汽车过江,似乎没有更快捷的方法了。感觉上,扬州与上海很近,实际上交通却又不便。不过,如今扬州人有盼头了。有消息称,北沿江高铁将于2018年开工,建成后扬州到南京只需半小时,到上海只需1.5小时。近日,北沿江高铁又有新消息,北沿江高铁南京段规划方案进入招标阶段,招标内容中涉及南京北站枢纽布局等。未来,北沿江高铁到南京后并不是终点,还可能向合宁高铁延伸,或许会成为沪汉蓉大通道的第二通道。我们先来看看扬州人的铁路梦。


扬州,是长江下游北岸的一座古城,浩浩荡荡的长江在城南奔流,大运河迤逦穿过古城,宽阔的驿道一直马蹄得得,数千年来,扬州都是一个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扬州与铁路的故事,就像一场旷日持久、历经百年的恋爱……

 

扬州与镇江的不同机遇

 

说到扬州,必须提到镇江。镇江是和扬州隔江相望的一个城市,在饮食风格上,和扬州有不少共同之处,吃汤包,喝早茶,泡热水澡,品淮扬菜。可就文化的风格来说,两个城市却有些不同。吟诵着“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词句,地处江南的镇江,反而多了几分北方才有的粗犷与豪迈。而在扬州的瘦西湖、个园、何园走一遭,感觉比苏州还要苏州,一派江南园林的格调。镇江、扬州,难道是江南江北掉了个?

 

在十九世纪,扬州和镇江都曾经与铁路擦肩而过。修建纵贯南北的铁路干线,人们首先想到的并不是如今京沪线的南京、蚌埠、徐州这个思路,人们延续了京杭大运河的思路,首先想到的是从镇江、扬州、淮阴一路向北,一直到天津、北京修建铁路。后来,种种机缘,这条铁路线南端,既不是镇江,也不是扬州,变成了南京长江北岸的浦口,镇江、扬州就此失去了和铁路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机会。

 

二十世纪初,沪宁铁路建成,和扬州同时发轫的镇江,由于处在沪宁线上,就顺理成章地和铁路接上了轨,而扬州,却从此寂静下来,一等就等了一个多世纪,直到二十一世纪初南京至南通启东的宁启铁路建成。随着南北向的连淮扬镇铁路开建,和东西向的北沿江高铁提出规划,扬州将在不久的未来,重塑水运时代交通重镇的辉煌,成为一个新的高铁枢纽。

 

运河旁的铁路梦

 

现在能查到的史料,最早提出在扬州修建铁路的是英国人麦克唐纳•斯蒂芬森。这位斯蒂芬森有点来头,是世界铁路创始人乔治•斯蒂芬森的晚辈族人,他在英国和印度修了一辈子铁路,曾两次来到中国旅行。他拟了一个《中国铁路计划》,想在中国建造四大干线,形成一个铁路网络。其中南北大动脉的走向是这样的,从广州开始,往北依次经韶关、长沙、汉口,然后沿江而下到南京,接到镇江后,跨越长江经扬州、淮安、临清,一直到天津、北京。从镇江往北,铁路基本上沿着运河的轨迹延伸至北京。

 

当时的时代背景是,火车已经成为英国等国家的新兴交通工具,但此时多数中国人尚不知火车长什么样子。鸦片战争已经失败20多年,那些被炮舰强迫开放的通商口岸正显现出异样的繁荣。清政府正全力以赴投入到剿灭太平天国起义军的战争中,根本无暇考虑这些“热心”老外的建议。斯蒂芬森失望地留下了精心绘制的铁路图,人回国去了。

 

洋务运动兴起后,不少著名人物都提出修一条纵贯南北的铁路,思路还是沿着运河往北京修。起初,他们考虑的南端终点站还不是扬州,是扬州以北约190公里的清江浦(今淮安)。打算淮安至北京修铁路,淮安以南还是走水路接到扬州。几年后,人们转变思路,自淮安往南到瓜洲,毕竟还是铁路方便。瓜洲原是扬州城南长江里的一个沙洲,后来与北岸连成一片,是个小镇的规模,不过运河时代的瓜洲的名气是很大的,杜十娘怒沉八宝箱是家喻户晓的故事,其沉箱地点就在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间”的名句,说的也是这个瓜洲。李鸿章就认为,如果北京至清江浦的铁路造好了,往南延伸到瓜洲,是不太费劲的,征兵运饷的效率最起码比过去提升十倍。

 

可是,一想到铁路造好了,火车的速度又快,运量又大,人们又担心这担心那了。怕洋人从此长驱直入,进入中国的内河,在这里买地造屋,设立口岸,惹是生非。火车既然运自己的兵很快,运敌人的兵也一样快,一天之内就可以从长江边杀到北京,想想都一身冷汗。再说,修铁路还要破坏良田、惊动祖坟,又损害船运的利益,就这样思前想后,修建铁路的想法在时光里慢慢消磨掉了。

 

1895年,当时著名作家刘鹗提出了一个倡仪,修建一条大体上依傍着运河的铁路,从镇江开始,往北经扬州、高邮、宝应、淮阴等地,过济南一直到天津。这个建议并非空穴来风,此前有三个名人也曾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修这条铁路,一个是军机大臣左宗棠,一个是曾国藩的长子曾纪泽,他当时的职务是总理衙门的大臣,还有一个是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美籍华人容闳。但是,当时另外两个重量级人物张之洞和盛宣怀反对借债修筑津镇铁路,于是扬州的铁路梦又一次成为空想。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在和铁路的缘分上,扬州可谓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从斯蒂芬森首次提出修建经过扬州的铁路,到扬州与铁路第一次亲密接触,其间竟然相隔了140多年。

 

进入二十世纪,中国大地迎来了修筑铁路的高潮,许多铁路都是那个时候修的,如沪宁线、沪杭线、京汉线、津浦线等。而扬州又一次迎来了修建铁路的机遇。1906年,江苏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创立,公司提出了一个江北铁路计划,这个计划中,漕运中心清江浦是将来江北铁路的枢纽,拟修建三条铁路:一至瓜洲,名清瓜线;二至徐州,名清徐线;三至海州,名清海线。设计者的目的是将津浦、陇海与沪宁三线连成一片,使清江浦、扬州成为江北铁路的枢纽。可是,因经费不足,只修建了18公里就搁浅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扬州又有三次机会与铁路亲密接触,最后一次终于美梦成真。第一次是为开采六合冶山的铁矿砂,曾有人建议修筑扬州至六合的铁路,用于钢铁的运输。不久,炼钢的事淡化了,扬六铁路的议论也慢慢沉寂下来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如火如荼,古老的运河城市也希望能搭上时代的列车,于是,扬州要通铁路的消息又一次传来,有关部门还成立了宁扬铁路指挥部,准备筹建南京至扬州铁路。后有人指出,宁扬铁路是盲肠式铁路,发挥的作用极其有限,筑路计划再一次搁浅。

 

新世纪来临,扬州再次迎来了铁路时代,历经一个多世纪的坎坷,这次扬州即将正式和铁路首次亲密接触。这是一条沿着长江北岸向东延伸的铁路,西起南京,东至启东,途经六合、仪征、扬州、江都、泰州、姜堰至海安,与新长铁路交会,再经南通、海门至启东,因此叫做宁启铁路,是西安至南京铁路的延伸段,位列国家“八纵八横”铁路主通道。 2004年春,南京至扬州段先行开通,次年,南京至南通段开通运营。

 

扬州火车站位于扬州古城西北,这里一年四季花木葱翠,扬州火车站就好像建在一片原始森林中,尤其是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时节,看着原生态的树木花草,掩映着现代化的站房,就像一卷书轻轻放在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一角,给人以美感和遐思。

 

未来的高铁十字路口

 

宁启铁路开通后,扬州正式融入了全国铁路网中,去年5月,宁启复线电化改造完成,动车组那白色飘逸的身影也第一次和古城亲密接触,从此,扬州跨进了高铁时代。

 

2014年底,一条纵贯江苏省南北的铁路开工建设,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这意味着扬州不仅跨进了高铁时代,还成为两条高铁交会的城市,人们把这条自连云港、淮安、扬州、镇江的南北向的高铁叫做连淮扬镇铁路,这条高铁的某些区段正好依傍着京杭大运河建造,它用坚硬的阳刚之美,用那长虹卧波般的高架桥和泛着幽蓝光泽的钢轨,衬托着夕阳之下鳞波闪闪的大运河那悠长而柔美的情怀。

 

尽管人们很早就想到沿着运河的走向修筑铁路,但是均因种种因素而搁浅,一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这个高铁适逢其时的好时代,大运河的铁路美梦终于成真。二十一世纪的高铁,逢山开路,逢水架桥,连淮扬镇高铁也不例外,到了长江,将在镇江五峰山建一座公路铁路两用大桥,近期先连接上沪宁高铁,远期还将和宁杭高铁和京福高铁接轨,乘高铁自扬州南下北上将十分便捷。

 

今年两会期间,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加快推进北沿江高铁的议案,已列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北沿江高铁又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北沿江高铁自上海跨越崇明岛至南通启东,经南通、泰州、扬州至南京,设计速度目标值为350公里/小时。有消息称,北沿江高铁将于2018年开工,该高铁建成后,扬州到南京只需半个小时,到上海只需一个半小时。

 

北沿江高铁建成开通之日,意味着扬州高铁枢纽地位正式确立。

 


编辑邮箱:alexklj@126.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