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路上开出上海唯一一家“深夜书店”,用一盏灯,温暖一座城

2019/10/18 17:18:55

大学路上开出上海唯一一家“深夜书店”,用一盏灯,温暖一座城

 

沪上最后一家24小时书店——位于福州路上的大众书局去年末宣布歇业,今年新年伊始,大学路上又迎来一家探索“深夜书店”模式的书局。今天上午,位于大学路智星路路口的大隐书局创智天地店正式开业,成为上海唯一一家深夜书店。
 


不仅仅是一家书店

 
当夜幕降临大学路,沿街的餐吧和咖啡馆渐次亮起灯光,深夜书店也开启了夜间模式。书店开在人流兴旺的大学路路口,上下两层占地共1300平方米,地上的250平方米阅读空间与普通书店无异,然而当你经过一排高10米的垂直通高书架连接的楼梯走到地下,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连接上下两层的垂直书架楼梯。 


占地1050平方米的地下部分分隔出了阅读区、童书屋、美食餐饮、录音棚、茶空间和美学屋,多种形式的业态交错融合。“当下实体书店经营困难,是因为传统的‘书+咖啡’的业态无法满足当下人们的需求,深夜书店要生存下去,必须有创新融合的业态,同时还要契合当地社区的独特属性。”大隐书局总经理何旋表示。

 
大隐书局如何创新业态?传统书店的图书和文创区域保留下来,书籍类别以文史哲艺为主,还针对周边大学生较多的现状,增加了不少学术类书籍。童书屋,专门为当地街区的亲子家庭量身打造。在美食餐饮区,“三分茶”是饮品区, “一人食”是餐品区,供应精致的创意菜,让阅读更有滋味。“美学屋”为年轻女性提供美妆、美甲、服饰和手作体验。“茶空间”则是一个年轻人喜欢的茶文化体验区,除了能品茶,还有各种茶具周边、茶文化书籍等。

 
“大音坊”位于阅读区旁边,里面有朗读亭和录音棚,为读者提供有声类的体验。一大一小两个录音棚,配置了专业级别的录音设备,可供读者预约租用。录音棚的大玻璃窗正对着阅读区,读者看书的时候能看到录音室里的录音过程,让录音棚具有可观赏性。“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一家书店,更是一个文化终端,将打包的文化服务传送给周边社区和企业里的人们。”

 

阅读区

 

童书屋

 
大隐书局目前已有武康大楼店、巴黎春天店、大隐精舍、思源书廊、明珠生活美学馆,创智天地店是第六家书店,也是大隐书局的第一家深夜书房。每家大隐书局都会根据区域里的人群定位形成不一样的风格,而大学路这家走的是年轻时尚风。整个店里,传统书店的木质家具几乎一件都没有,全部用金属元素打造,灯光、空间造型和道具都充满着活泼时尚的元素。

 


以白色调为主的时尚装潢。

 


在深夜里为城市人亮起一盏灯

 
 “大学路上的餐吧和咖啡馆很多,一直缺少书店,大隐书局是大学路上的第二家书店。” 何旋告诉记者,把书店开在这里,是为了服务周边的年轻人群体。书店项目从去年3月启动,然而刚开始的计划里,并没有打算做成深夜书店。

 
“做这个决定其实是基于对大学路周边环境的调研。”何旋告诉记者,“我们观察到大学路的夜生活非常活跃,周边不少餐饮都营业到凌晨三点,这里来往的人群以年轻白领和大学生为主,每天即便到深夜,路上依然人流不息。于是我们就决定,干脆做成深夜书店吧。”目前在开业第一阶段,书店的地面部分将营业至凌晨2点,而未来还将根据读者的需求做空间的延伸和时间的延长。

 

开业前夜,大隐书局在做最后的赶工。

 
在电子信息化的时代,经营一家实体书店已不容易,为什么还要开深夜书店呢?“2016年的春天,大隐书局首家书店试运营的一天凌晨,细雨蒙蒙,一位朋友微信发给我一张照片,那是灯光中的大隐书局,旁边附着一句话:‘刚路过,一眼,为行人留一盏灯。’后来,我在韩国最大的书店——教保文库看到,大概晚上9点多,几十人共坐在超长的木桌旁,沉醉于书的世界,那种静默和安详令人动容,一眼难忘。”这两个场景,让人触摸到了书店迷人的瞬间。书店,就是城市空间的一部分、是人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它有生命,能呼吸,有性格,知冷暖。
 

然而,经营一家深夜书店,除了靠一份情怀来维持,还要面临很多现实的难题。“人力成本是最大的问题。”何旋告诉记者,原来一个岗位的工作时间是12个小时,员工做一休一,只需配备两个人,现在增加了夜班,一个岗位就要配三个人,成本翻了一倍。

 
而对于深夜书店所可能遇到的流浪汉来过夜的问题,何旋表示,其实这都不是问题,书店就是一个与人真挚互动的地方、为城市人点亮一盏灯的地方,只要能维持基本的秩序,还是鼓励人们到深夜书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