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模特步里的童年:当3岁小孩被推上T台之后

2019/10/18 17:19:20

模特步里的童年:当3岁小孩被推上T台之后

栗子的姐姐说,自从妈妈疯狂爱上童星阿拉蕾后,就立志把妹妹变成另外一个阿拉蕾。2016年10月,刚满4岁的“素人萌娃”阿拉蕾参加了湖南卫视真人秀《爸爸去哪儿4》,网上人气高涨。那时,栗子还不到3岁,连话都说不好。  

 

怀着“一定要让孩子成名”梦想的栗子妈,苦于无人脉无资源,只有最基本的办法:帮栗子提前报好各种培训班,打听任何能够被关注的渠道。其中最满意的,是敲定了去一所童模培训学校,进行“全方位”塑造。

 

栗子小,但从她眉头紧锁的神情可以看出,母亲的决定让她很不愉快。进行模特培训的一个月里,她哭、闹,把最喜欢的玩具枕头熊扔进了厕所马桶,还用彩色笔把书房雪白的墙壁涂得乱七八糟。当家人发现以前总是笑呵呵的栗子变得郁郁寡欢时,才发现她的精神出现问题,后医生诊断孩子患了抑郁症。

 

小区里的人都说是家长坑了孩子。铺天盖地的早教培训广告、“出名要趁早”的教条、自己的虚荣心……栗子妈说,如果能够重来,她希望栗子现在是一名爱玩积木、喜欢动画片的小姑娘。

 

2月17日,是栗子进行心理治疗的第15天。那一天,从上海虹桥开往杭州东的高铁上,5岁的佳佳发现车厢门口上方的提示屏上,清晰显示着自己最爱的童装品牌。他拉着奶奶的衣角说,他在商场里见过很多小朋友都穿这个牌子的衣服走秀。佳佳说的“小朋友”,正是童模。

 

“随着电子商务的迅速崛起、童装产业蓬勃发展、二孩政策的放开,童模的需求量在增加。”浙江省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沈茉莉告诉记者。而这一需求,还延伸到了影视剧和广告等行业,形成多个产业链。

 

随即,打着“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幌子,各类童模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不少家长把头削尖了往最热门的报名人群里挤。

 

这一挤,往往让他们孩子童年最美好的时光,在猫步里度过。

 

 


争夺战

 

最初给栗子报名童模培训的时候,连力逐明星梦的栗子妈也发觉不对劲。

 

班上几乎所有长相乖巧、胆子大、有表演兴趣的孩子,都立即被服装厂商、童星经纪公司和电商相中。

 

“没有人不想在这些具有明星潜力的孩子身上做点文章。”一家童模经纪公司的客户经理向记者透露。在他眼里,这是一条投入和产出性价比很高的产业链。

 

不少童装企业都希望借助童模的可爱形象展示产品,在孩子们被经纪公司挖掘前,就希望提前签约,以免夜长梦多;而触觉敏锐的经纪公司更加强势,在手握多个广告合同的前提下,迅速“霸占”看上的孩子;在电商眼里,童模更是必要资源。淘宝58万多家童装店铺里,江浙沪厂商占据大多数。一名店铺老板透露说,电商大多会招募童模拍摄广告画册,有些家长为了孩子有机会试穿时装、上画册,连劳务费都不要。

 

童模经济开始在多个行业蔓延,除了传统的童装、童鞋产业,电影、电视剧、杂志、车展、房产、电商、网络直播等也盯上了童模。童模培训点越来越多,鱼龙混杂。


浙江龙泉人赵夏希望改变这一局面。

 

十年前,赵夏从杭州师范学院音乐表演专业毕业后,创办了自己的艺术工作室,其中就有形体艺术培训。十年后,当几乎所有培训机构都嗅到了之前被嗤之以鼻的模特培训的商机时,赵夏依然坚持以教学为主、拓展为辅,如今她成了杭州一家童星学院的创始人,在全国拥有70家分校。

 

而这个数字在多如牛毛的培训点面前不值一提。服装业发达的长三角地区,仅一座城市就有上千家早教培训机构,大多数都开设了“体型培训课”,也就是“童模课”。除了学费上“捞金”,期望学员走出去为自己宣传,进而提升机构名气,才是这些培训点最迫切的需求。“这个市场目前是乱的,充满了太多钱的味道。”赵夏说,大家都在争夺,而无法静下心真正做教育培训。

 

对于经纪公司而言,常规做法是举办一场场选拔赛或设立大小秀场,通过所谓专家评分进行招募。前提是,参加活动的小孩需要家长支付参赛费用。

 

“说到底是花钱买机会。”栗子妈就有过这样的经历,为了让不具有任何优势的栗子能登上一家大型商场的T台,她给举办方交了3倍的参赛费用,硬是把走路时还含着指头的栗子送上了秀场。

 

赵夏说,即使在她开办的以教学为主的培训学校,仍有父母希望孩子学模特步一举成名,以“秀孩子、长面子、赚票子”。

 

 


梦工厂

 

 栗子直到最后仓皇逃离时,也没有实现母亲“见明星、参加大型时装节”的梦想。

 

“我希望家长不要带着某种功利心理把孩子送进来。”赵夏反复跟家长们讲这个道理,劝他们不要怀着明星梦来报班。

 

然而在一些家长的意识里,这确实可以称作“梦工厂”。在家长圈里,赵夏学校的模特新生班12课时1000多元、最高40课时8000多元的学费,是老百姓能接受的合理价格。这些课程两年时间可以学完,学校并不进行过多商业运作,可每年培训出的2万多名学员,依然有相当一部分被电视栏目、影视剧组和广告公司挑选,成为形象代言人或者小演员,“在天猫的童装页面里,超过一半的童模出自我们的培训学校”。形象气质好、专业特长多的孩子还会成为“童星”,在剧组演戏,报酬从十几万元到百万元不等,正如栗子妈当初期待的那样。

 

在培训教室里,5岁的徐宽奶声奶气地叫着爸爸。可当徐宽站上培训室的模拟T台,发型时尚的他立即收起满身的孩子气,像个小大人。

 

和其它培训机构一样,赵夏的学校也认为,让孩子站在舞台上、聚光灯下,自信心会油然而生。鉴于此,她的学校每年要组织、联系100多场活动,供孩子们练习和展示。


师范毕业的赵夏一直认为自己首先是老师,其次才是商人。从决定放弃热门艺术培训项目、专门做儿童形体培训的那一刻起,赵夏把“老师”的身份看得更重要。编订教材、研究课程,千方百计普及儿童形体培训,这种观念在数年前是备受质疑的。


“大家都以为我疯了,谁会那么无聊,要去学一个走来走去的课程?”那时候,人们对模特培训有根深蒂固的误解,认为它的形式就是走,而实际上,儿童形体培训是帮助人矫正站姿、走姿的形体塑造课程,有可能影响到人的一生。


赵夏根本没想到,当时只是“任性”想给孩子们矫正耸肩、内外八脚、坐姿歪等坏毛病而坚持的项目,时下被各大培训机构炒得热火朝天。

 

一些家长按捺不住了。良莠不齐的培训机构或演艺公司,瞄准的正是这部分父母的“炫子”心态,趁机浑水摸鱼。

 

栗子就是其中一名“被消费”的孩子。在母亲替她报名后的一个月里,培训机构不注重培训,而是频繁地强制孩子参与某些商业机构的走秀。生性怯懦的栗子,惹恼性急的母亲,只换来了一顿顿叱骂。

 

 


起跑线

 

栗子妈说,自己是个例。因为,并非每位家长都是从一开始就想让孩子成为明星才报培训班的。


事实上,包括赵夏学校在内的童模培训点,报班的大部分是80后家长。有些人秉着“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执念,有些人爱美,有些人则热爱攀比。一家培训机构的班主任告诉记者,现在报班的年轻家长们在微信朋友圈“不间断晒娃”,比较来比较去,生怕落下风。


33岁的邢晓帆从事日语翻译,她6岁的孩子周羿燊已经在培训学校学习了一年多的课程。


“最初,朋友发了个童模培训的链接给我,我又刚好在商场看到一个秀场,就让孩子上去试试,结果孩子一点都不会!”邢晓帆说,爱美的家长都希望改善孩子的气质。


第一次走秀失败后,难为情的周羿燊主动要求母亲帮自己报班学习:“你得让我学了之后再来走。”
   

邢晓帆从来没有幻想过要孩子当明星,目的就是一个:让他气质出众些。就如现在,在学校同年龄的小伙伴当中,周羿燊的自信心特别强,很多人围绕他周围,“人气很旺”。

 

然而,在周羿燊矫正了体型、提升了气质之后,也慢慢接触到商业。仅仅学了一年,他就被邀请拍电影、MTV,还给歌手罗志祥伴过舞,以及参加了演员高以翔的见面会。这让邢晓帆在朋友圈赚足了面子。而且,报酬也不低,比如拍画册,一天最少也有几百元劳务费。邢晓帆说,刚上幼儿园大班的儿子,除了培训模特,现在还在上英语、国学和钢琴等课程。


作为周羿燊的全职“经纪人”,邢晓帆每次都要陪同孩子试镜、走秀和拍摄。“当自己作为观众,看到孩子在T台上自信走着猫步,收获掌声,是最欣慰的。”那时候起,邢晓帆的想法有了一些微妙改变,尤其是去年3月一次全国等级比赛中,得了季军的孩子让她更加坚定了支持孩子以后创办自己的工作室、教学舞蹈和走秀的信心。


5岁的徐宽所在的培训学校老师说,有的孩子1个月的拍摄可以达到20次以上。家长徐斌有些尴尬,身为服装品牌包装公司员工的他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孩子通过培训课,看到陌生人不再害羞,如果能拍一套画册、走一场秀就再好不过了。
   

浙江省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沈茉莉认为模特班的兴起,其性质与各种兴趣班如英语、书法和乐器等是一样的。她发现的一个现象是,各地少年宫开班,基本都是排长队的,几乎所有涉及小孩培训的市场都十分火爆。


90后家长吴坤差点走上了栗子妈的路。在小孩年仅1岁时,她就开始忙着报班。鉴于年龄太小,培训机构建议她在家里给孩子放映走秀视频,培养孩子对色彩和节奏的感知度。


“家长中,有一半确实需要对孩子形体进行改造和锻炼胆量、增加自信,但是盲目跟风和带着功利色彩也占到一半。”赵夏说。如今,家长们担心的已非“是否会输在起跑线上”,而是要“赢在起跑线上”。

 

在一家培训学校,老师正在纠正小模特的形体问题。  陈凯姿 摄

 


马拉松

 

如果人生是一场马拉松,前500米的第一名又能说明什么呢?栗子妈说自己醒悟得还算早。


赵夏也一直强调,希望家长“不要通过孩子赚钱”。每次开班前的会上,她都要跟家长反复叮嘱:“模特课的目的是矫正体型,培养身体协调性、自信度、优雅气质以及提高审美情趣,其它都是次要的。”


但并不是所有家长都能听得进去,不良后果也随之出现:例如,一个孩子出名了,每年能挣百万元,家长几乎都不再考虑让孩子好好读书。“这会让他们人生的路走偏。”赵夏说。


沈茉莉告诉记者,二孩政策放开,儿童多起来了,童装需求就大了,童模也是现实的需要。而说到底,“既是产业链的需求,也是家长的需求”。


栗子妈说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犯了“攀比症”:有时她宁可自己拿出钱,让孩子多一些机会上台表演,目的就是在“妈妈圈”里比谁的孩子最可爱。


教育学者熊丙奇接受采访时认为,家长从小把孩子培养成童模的出发点不一,但一定要尊重孩子的兴趣和成长规律,不要过多给孩子带来负担;要看孩子是否有相关艺术天赋,而不要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孩子。否则,追求打造孩子各种特长和不切实际的竞争力,会与最初的目的背道而驰,给孩子的成长带来不必要风险,得不偿失。


他说,早期教育选择上,父母要合理评估,首先应该立足于健康的人格和身心的培养,为孩子未来长远考量。


“小孩在一般的人群中走路和在舞台上走秀是不一样的。一名3岁孩子在强烈的聚光灯下、众人的眼光中成长,一旦失去关注就会恍然若失,无论是商业操作还是家长自愿,都会极大扼杀孩子天性。”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心理教研室主任周念丽评价道。


周念丽说,中国是个面子社会,不乏一些希望孩子出人头地的家长。“出钱买舞台”,是自己争面子、涨面子,满足自己虚荣心而不惜牺牲孩子成长的手段。
   

“任何的事情都有投入产出,但是在育儿过程中,父母的爱应该是不求回报的。”周念丽认为,早早期望孩子成为明星、获取经济回报的想法,会让孩子变成私欲膨胀、做任何事情只问利益的人,这无异于揠苗助长,容易使孩子心理扭曲。

 

近来,接连没有通过艺考的童星林妙可成为热门话题人物,周念丽说这虽是个例,同样发人深省。“根源或许是培养方式出现问题,家长忘记了初心。”


一些家长最初抱着培养孩子自信、帮助孩子成长的想法报班,但后来出现了从众效应,心态被越来越多“星光熠熠”的孩子所左右。
   

“应该记清楚最初的目的。”周念丽说。

 

题图说明:T台上的小模特。潮童星学院供图  图片编辑:徐佳敏 编辑邮箱:eyes_lin@126.com